杜牧《秋夕》:

又是一年七夕。

红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

七夕节,又称七巧节、七姐节、女儿节、乞巧节、七娘会、牛公牛婆日、七夕祭、双七、巧夕等,是中国民间的传统节日。

这首诗描写的是后宫女性在七夕之夜的无奈和孤寂,看着牛郎织女欢聚,自己却形单影只,得不到皇帝的眷顾。蜡烛有心,清光冷照画屏。秋扇见捐,长夜寂寥。“天阶”,指的是宫殿的台阶。“坐”,一作“卧”。

七夕由星宿崇拜衍化而来,为传统意义上的七姐诞,因拜祭“七姐”活动在七月七晚上举行,故名“七夕”。

“牵牛”,是天鹰星座的主星,即河鼓,俗称牛郎星。“织女”,是天琴星座的主星。牛郎、织女的故事是古人根据天象创造的传说。织女星在银河之北,牵牛星在银河之南,隔着银河对望。农历七月,这两颗星距离最近,于是七月初七鹊桥相会的传说就产生了。古代神话以牛郎织女为夫妻,相传每年的七月七日夜牛郎织女在天河的鹊桥上相会一次。(见《岁华纪丽》卷3引《风俗通》)

拜七姐,祈福许愿、斗巧、坐看牵牛织女星、祈祷姻缘、吃巧食,储七夕水等,是七夕的传统习俗。

这天如果下雨,就说是牛郎织女的眼泪。牛郎织女是一对仙侣,他们的爱情不被天帝认可,于是只能终年分居,每年相聚一次。织女星两侧的小星仿佛是她所用纺车的轮轴,牵牛星两侧的小星仿佛他扁担上挑着的一双儿女。

经历史发展,七夕被赋予了“牛郎织女”的美丽爱情传说,使其成为了象征爱情的节日,从而被认为是中国最具浪漫色彩的传统节日,在当代更是产生了“中国情人节”的文化含义。

七月七日,也称“七夕”,因为有牛郎织女的传说,也被称为中国的情人节,唐代是给假1天的。这天的主题往往是渴望相会和乞求得巧。

七夕节起始于上古,普及于西汉,鼎盛于宋代。在七夕节的众多民俗当中,有些逐渐消失,但还有相当一部分被人们延续了下来。

织女也称“天孙”,织布又快又好,而且善于女工,所以人间女子在那一天就会穿针引线向天孙乞求赐巧,这天也因此被称为“乞巧节”或“女儿节”。

牛郎织女

最能表现七夕作为“情人节”的浪漫的是白居易的那首《长恨歌》:“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在七夕那晚,唐明皇和杨贵妃在长生殿约会,半夜时两人低声盟誓:在天比翼双飞,在地相携连理,天长地久,永不分离。

图片 1
展开剩余93%

其实,唐玄宗和杨贵妃只有秋冬时节才到华清宫居住,七夕的时候大概不会在华清宫里的长生殿私语盟誓。借题发挥而已。

牛郎织女,为中国古代著名的民间爱情故事,从牵牛星、织女星的星名衍化而来。

关于“七夕”之夜穿针乞巧的习俗,《西京杂记》卷1这样记载:“汉彩女常以七月七日穿七孔针于开襟楼,俱以习之。”汉代就有这个习俗。

传说古代天帝的孙女织女擅长织布,每天给天空织彩霞,她讨厌这枯燥的生活,就偷偷下到凡间,私自嫁给河西的牛郎,过上男耕女织的生活,此事惹怒了天帝,把织女捉回天宫,责令他们分离,只允许他们每年的七月七日在鹊桥上相会一次。他们坚贞的爱情感动了喜鹊,无数喜鹊飞来,用身体搭成一道跨越天河的彩桥,让牛郎织女在天河上相会。

王建《宫词一百首》之九十三:“画作天河刻作牛,玉梭金镊采桥头。每年宫里穿针夜,敕赐诸亲乞巧楼。”

周代《诗经.小雅.大东》:“维天有汉,监亦有光。跂彼织女,终日七襄。虽则七襄,不成报章。睆彼牵牛,不以服箱。”——其中出现了有关织女、牵牛星宿的记载,一直以来被认为是牛郎织女传说的萌芽。

王仁裕的《开元天宝遗事》卷下有“乞巧楼”一条:“宫中以锦结成楼殿,高百尺,上可以胜数十人,陈以瓜果酒炙,设坐具,以祀牛女二星。嫔妃各以九孔针、五色线向月穿之,过者为得巧之候。动清商之曲,宴乐达旦,士民之家皆效之。”

汉无名氏古诗十九首 《迢迢牵牛星》

唐玄宗时,在宫里造了一座用彩锦编织而成的乞巧楼,有百尺高。(李白的诗:“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百尺”大约有现在的十几层楼高吧。)楼上可以容纳数十人,摆放着瓜果酒肉,祭祀牛郎织女二星。嫔妃们一手拿着五色线,一手拿着九孔针(刚才《西京杂记》说汉代穿七孔针),在晶莹皎洁的月光下穿针引线,穿过去了,表示得到上天的赐巧(其实要是能穿过去本身就很手巧了)。演奏典雅的清商之乐,通宵欢饮娱乐,民间讲究一些的人家都效仿宫中的做法。看来这个习俗是由后宫传到民间的。

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

据说这天皇帝还特地允许宫嫔家中女眷入宫探望女儿,在乞巧楼聚诉衷肠。牛郎织女相会的日子,宫中女性还是见不到男人。

纤纤擢素手,札札弄机杼。

王涯《宫词》之二十一:“迥出芙蓉阁上头,九天悬处正当秋。年年七夕晴光里,宫女穿针尽上楼。”七夕之夜月光明耀(牛郎织女见面痛哭怎么办?),宫女们上楼穿针乞巧。

终日不成章,涕泣零如雨。

宗懔的《荆楚岁时记》有这样的记载:“是夕人家妇女,结彩缕,穿七孔针,或以金银?石为针,陈瓜果于庭中以乞巧。有喜子网于瓜上,则以为符应。”“喜子”就是蜘蛛,蜘蛛在瓜果上面结了网,就表示得到了巧。显然这也是一种心理暗示。

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

还有专门养蜘蛛一说。

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据王仁裕《开元天宝遗事》,唐玄宗与杨贵妃“每至七月七日夜,在华清宫游宴,时宫女辈陈瓜花酒馔列于庭中,求恩于牵牛织女星也。又各捉蜘蛛,闭于小合中,至晓开视蛛网稀密,以为得巧之候。密者言巧多,稀者言巧少,民间亦效之。”这种占卜方法是在七月七日乞巧节那天晚上,宫女们把捉到的蜘蛛关在小盒子里,早起打开看,以蜘蛛结网稀密预兆得巧的程度,如果蜘蛛结的网比较密实,那就是得巧多,如果蜘蛛结的网比较稀疏,那就是得巧少。得巧多的宫女肯定高兴,得巧少的就比较郁闷。

《荆楚岁时记》

年年乞与人间巧,不道人间巧已多!

宗懔

后宫的女子,在七夕,除了渴望爱侣相会而不得,有望见见女性家属,穿针引线或者养蜘蛛乞求赐巧之外,宫中还有曝衣的习俗。《太平御览》卷31引《四民月令》:“七月七日曝经书及衣裳,习俗然也。”

“天河之东,有织女,天帝之子也。年年织杼役,织成云锦天衣。天帝怜其独处,许嫁河西牵牛郎。嫁后遂废织纴。天帝怒,责令归河东。唯每年七月七日夜,渡河一会。”

杜甫《牵牛织女》:“曝衣遍天下,曳月扬微风。蛛丝小人态,曲缀瓜果中。”

可见至少从汉朝时牛郎织女的传说就已经比较普遍了。

沈佺期的《七夕曝衣篇》记述颇详:“……此夜星繁河正白,人传织女牵牛客。宫中扰扰曝衣楼,天上娥娥红粉席。曝衣何许曛半黄,宫中彩女提玉箱。珠履奔腾上兰砌,金梯宛转出梅梁。……”

每年的农历七月初七,俗称“七夕”,相传是牛郎织女一年一度在“鹊桥”上相会的日子。

这天经常会有牛郎织女的眼泪从天而降,真不知道为什么要选在这天晒经书、晒衣裳。

千百年来这个古老而动人的爱情故事,世代流传,这一天还被现代人誉为中国版的“情人节”。

顺便说两首唐诗以外的关于“七夕”的诗词。

那么在古代,七夕节人们是怎么度过的呢?

汉代《古诗十九首·其十》:“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纤纤擢素手,札札弄机杼。终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斗巧

遥远的牵牛星,皎洁的织女星,隔着银河对望。织女摆动着细长的手指,用梭子织布,织布机发出札札的声响。“跂彼织女,终日七襄,虽则七襄,不成报章”(《诗经”小雅”大东》)虽然她终日忙个不停,可是却织不出整幅的布来。“瞻望弗及,泣涕如雨”(《诗经”邶风”燕燕》),哭泣流泪,泪落如雨。银河清澈而且不深,相隔能有多远?就是这样清浅的一水之隔,含情凝视却不能言语交流。这首诗写天上牛郎织女隔着银河相望的痛苦无奈,借以表达人间男女咫尺天涯的怨慕与哀思。

图片 2

《鹊桥仙》这个词牌原本是咏牛郎织女相会之事的。七夕这天,织女渡银河,与牛郎相会,以鹊为桥。宋代秦观这首《鹊桥仙》真是千古绝唱。

七夕斗巧,判定斗巧者巧拙的“卜巧”方法,主要有“穿针乞巧”、“喜蛛应巧”、“对月穿针”、“输巧”、“兰夜斗巧”和“投针验巧”等几种形式。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织女是织锦的能手,纤细变幻的云彩很像是织女织出的锦缎,流星飞动,恨意难传,不知不觉中渡过遥远的银河相会。

穿针乞巧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金风”,就是秋风,秋天的五行属金。牛郎织女在秋天的白露时节仅只一度相逢,便胜过了人间平淡的长相厮守。

穿针乞巧,也叫“赛巧”,即女子比赛穿针,她们结彩线,穿七孔针,谁穿得越快,就意味着谁乞到的巧越多,穿得慢的称为“输巧”,“输巧”的人要将事先准备好的礼物送给得巧者。《西京杂记》说:“汉彩女常以七月七日穿七孔针于开襟楼,人具习之。”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温柔的情感像天河的水长流不息,短暂的相聚恍如一梦。怎么忍心去看回程的路。看都不忍看,却不得不走。

穿针乞巧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一直认为这是推陈出新、大放异彩的一句,但现实中却是极为伤人的。两情相悦谁不愿意长相厮守呢?朝云暮雨的情感或许不得长久,但是倘若连朝云暮雨都不可得,那再长久又有什么必要呢?

南朝梁宗谋《荆楚岁时记》说:“七月七日,是夕人家妇女结彩楼穿七孔外,或以金银愉石为针。”《舆地志》说:“齐武帝起层城观,七月七日,宫人多登之穿针。世谓之穿针楼。”

后宫女子,难得长厢恩爱厮守,一度春风都往往可望而不可即。“缦立远视,而望幸焉,有不得见者三十六年”。

五代王仁裕《开元天宝遗事》说:“七夕,宫中以锦结成楼殿,高百尺,上可以胜数十人,陈以瓜果酒炙,设坐具,以祀牛女二星,妃嫔各以九孔针五色线向月穿之,过者为得巧之侯。动清商之曲,宴乐达旦。土民之家皆效之。”

在这浪漫而寂寥的七夕之夜,黑漆漆的孤枕边,望向那遥远的雾中的星。从今不复梦承恩,且自簪花坐赏镜中人。

元陶宗仪《元氏掖庭录》说:“九引台,七夕乞巧之所。至夕,宫女登台以五彩丝穿九尾针,先完者为得巧,迟完者谓之输巧,各出资以赠得巧者焉。”

2007-8-12

对月穿针

年年乞与人间巧,不道人间巧已多!

“对月穿针”,是指七月初七这天傍晚,家家户户都把庭院清扫干净,年轻妇女和姑娘们先要向织女星虔诚跪拜,乞求织女保佑自己心灵手巧。

后宫的女子,在七夕,除了渴望爱侣相会而不得,有望见见女性家属,穿针引线或者养蜘蛛乞求赐巧之外,宫中还有曝衣的习俗。《太平御览》卷31引《四民月令》:“七月七日曝经书及衣裳,习俗然也。”

然后,她们把事先准备好的五彩丝线和七根银针拿出来,对月穿针,谁先把七根针穿完,就预示着将来她能成为巧手女。

杜甫《牵牛织女》:“曝衣遍天下,曳月扬微风。蛛丝小人态,曲缀瓜果中。”

喜蛛应巧

沈佺期的《七夕曝衣篇》记述颇详:“……此夜星繁河正白,人传织女牵牛客。宫中扰扰曝衣楼,天上娥娥红粉席。曝衣何许曛半黄,宫中彩女提玉箱。珠履奔腾上兰砌,金梯宛转出梅梁。……”

喜蛛应巧也是较早的一种乞巧方式,其俗稍晚于穿针乞巧,大致起于南北朝之时。

这天经常会有牛郎织女的眼泪从天而降,真不知道为什么要选在这天晒经书、晒衣裳。

南朝梁宗懔《荆楚岁时记》说;“是夕,陈瓜果于庭中以乞巧。有喜子网于瓜上则以为符应。”

顺便说两首唐诗以外的关于“七夕”的诗词。

五代王仁裕《开元天宝遗事》说:“七月七日,各捉蜘蛛于小盒中,至晓开;视蛛网稀密以为得巧之侯。密者言巧多,稀者言巧少。民间亦效之”。

汉代《古诗十九首·其十》:“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纤纤擢素手,札札弄机杼。终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宋朝孟元老《东京梦华录》说,七月七夕“以小蜘蛛安合子内,次日看之,若网圆正谓之得巧。”

遥远的牵牛星,皎洁的织女星,隔着银河对望。织女摆动着细长的手指,用梭子织布,织布机发出札札的声响。“跂彼织女,终日七襄,虽则七襄,不成报章”(《诗经”小雅”大东》)虽然她终日忙个不停,可是却织不出整幅的布来。“瞻望弗及,泣涕如雨”(《诗经”邶风”燕燕》),哭泣流泪,泪落如雨。银河清澈而且不深,相隔能有多远?就是这样清浅的一水之隔,含情凝视却不能言语交流。这首诗写天上牛郎织女隔着银河相望的痛苦无奈,借以表达人间男女咫尺天涯的怨慕与哀思。

宋周密《乾淳岁时记》说;“以小蜘蛛贮合内,以候结网之疏密为得巧之多久。”

《鹊桥仙》这个词牌原本是咏牛郎织女相会之事的。七夕这天,织女渡银河,与牛郎相会,以鹊为桥。宋代秦观这首《鹊桥仙》真是千古绝唱。

明田汝成《熙朝乐事》说,七夕“以小盒盛蜘蛛,次早观其结网疏密以为得巧多寡。”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织女是织锦的能手,纤细变幻的云彩很像是织女织出的锦缎,流星飞动,恨意难传,不知不觉中渡过遥远的银河相会。

就是七夕那天,各捉蜘蛛于小盒中,到白天打开,谁小盒中蛛网织的密,谁就得巧最多。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金风”,就是秋风,秋天的五行属金。牛郎织女在秋天的白露时节仅只一度相逢,便胜过了人间平淡的长相厮守。

投针验巧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温柔的情感像天河的水长流不息,短暂的相聚恍如一梦。怎么忍心去看回程的路。看都不忍看,却不得不走。

明清两代盛行的七夕节俗。所谓投针验巧,即是先准备一只面盆,放在天井里,倒入“鸳鸯水”,即把白天取的水和夜间取的水混合在一起。但常常把河水、井水混在一起倒入面盆就算成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