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剑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那是一座巍峨的大山,松柏掩映,溪流激荡,山腰以上云雾缭绕,若隐若现。站在山脚下往上看,给人一种高山仰止的崇高之感,即使传说中的仙山真的存在的话,怕也不过如此了。

——所以这也就难怪了,它只是出现在自己的梦中!

这是阿才第一次梦到这座大山时下意识的想法!而很自然的,这个梦也并没有引起他多少的注意,毕竟,这只是一个梦罢了,顶多算是一个不寻常的怪梦!

可是,当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整整七个晚上,这座大山全都出现在他的梦中的时候,阿才不得不开始觉得蹊跷了!他在这世上活了十四年,做过的梦也算不少了,可还从没有哪个梦会接连重复七次的!不仅他这样,身边的人也从未说起过,会有谁会连续七天做同样的梦的!

莫非这是一种预兆吗?那又预示着什么呢?

啊!对了,都说深山之中必藏重宝,而凡是举世无双的宝贝,都是有灵性的,莫非是那宝贝在给我托梦,想让我去把它给挖出来吗?

这个念头刚一出现在脑海里,阿才就再也坐不住了。他一边警告自己这无非只是一场梦而已,当不得真,一方面又控制不住地自己说服自己,让自己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不过,从另一方面来说,不管自己信不信,单单只身梦到一座大山,都太虚无缥缈了。须知,就算是那山上真的埋着宝贝,可山那么大,不知道宝贝具体埋在哪里的话,也都是徒劳,毕竟,自己总不能拿着铁锹,把大山整个儿翻一遍吧!

但是,阿才的这个顾虑在第八天的晚上彻底消除了。这一天晚上,他不仅如前七天一样,梦到了那座大山,而且视角拉近,他又看到了山中的一座幽谷,并且,视角继续拉近,还来到了幽谷前的一个悬崖上,悬崖旁长着一棵巨大的松树!

——这么说,连藏宝的具体地点都有了!

而且,这还不尽然,又七天之后,阿才的双眼竟然透过梦中的悬崖,看到了地下埋藏的宝贝——把光华夺目的宝剑!

这一下,阿才再也不能不信了。很显然,如果不是冥冥之中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发挥着作用,自己是不可能接连做出这种奇怪的梦的!

而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的话,天啊,阿才虽然箅不上是江湖中人,可是江湖上那些大侠凭借一把超凡脱俗的宝剑而扬名天下的事迹,他也听说过不少。而这一次,自己受了这把宝剑的神奇召唤,莫非预示着,不久之后,我阿才也将因为这把宝剑而叱咤江湖?

于是,阿才终于下定决心,要离开自己所在的这个小山村,去外面的世界,寻山探宝。好在这对他来说也并不算太为难,他本就是一个孤儿,靠山村里几户好心人的接济才长大成人,如今每日以打柴为生。

阿才把自己所有的家当打了个小包裹,用一把自己称手的铁锹挑了,告别了几个叔婶后,便上路了。

阿才打小在山沟沟里长大,虽然也和很多孩子一样,做过纵横江湖的英雄梦,而且现在仍在做着,但实际上,这却是他第一次有机会走出这片生于斯长于斯的大山。

而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赶了半个月的路,正疲惫交加,感觉天地之大,茫茫然无处找寻梦中大山的时候,却赫然间发现,梦中的大山竟然就矗立在自己的眼前。

没错,正所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原来梦中的那座大山,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就在这个离他长大的山村不远的地方,他甚至每天都不知道看过它多少遍,只是,他从未跨出过自己生活的山村,来到这座山的山脚下看它。如今真的站在这里,往上一看,天啊,山上的一溪一石,一草一木,竟然全都和梦中一模一样!

阿才大喜过望,当下不顾劳累,披荆斩棘,按照梦中所见的路线,往上爬去。

果然,几个峰回路转之后,前面来到了一处悬崖之上,紧邻绝壁两尺的地方,长着一棵峭拔的古松,松枝被风吹向山崖的一侧,乍一看如仙人指路,又似招客迎宾。

没错,就是这里了!阿才抖落包袱,拿下铁锹,朝掌心吐了两口唾沫,便在松干朝向山崖的—侧埋头挖了起来。

地上满是坚硬的石头,阿才又是翻,又是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挖地三尺。再一锹下去,“刺”的一声,铁锹碰到了坚硬之物。

“有了!”

阿才顿时喜上眉梢,扔下铁锹,用两手扒开石屑,往里看去。剑,的确有一把剑在那里,只不过,让阿才大失所望的是,眼前的这把剑和自己梦中所见的宝剑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自己梦中的宝剑剑身银白,毫无瑕疵,而且光华灿烂,耀人眼目。而眼前的这把剑,漆黑的剑柄,锈迹斑斑的剑身,非但见不到一点儿光华,而且剑锋鲁钝,乍一看竟和自己平时在家生火做饭时用的烧火棍差不多!阿才呆呆地把它从石屑中拾起来,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兀自喘息着。自己抛家舍业,历尽艰辛,来到这里,满以为可以凭借此剑踏入江湖,行侠仗义,成为一代大侠。没想到结果竟然这么残酷,等待自己的竟然是一根废铁!真是岂有此理!

“你这个废物,没事在梦中唤我做什么?真是害人不浅!”阿才双手握剑,往抬起的膝盖上一撞,想把它一折为二。没想到,这剑还挺结实,剑身丝毫无损,自己的膝盖却疼痛难忍。

情急之下,阿才一眼瞥到了伸手可即的深崖绝谷,当即将剑举起,用力向云雾弥漫的崖下扔去。

“啊,且慢!”就在剑脱手的一刹那,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阿才回头一看,只见一个白胡子老头正在不停地摇着头,肩膀上坐着一只白色的大鸟。

“老人家,您——”

“您什么您,扔都扔了,唉,可怜我老人家啊,都九十多岁了,却还要在这里再等三年!”说罢,老头朝那鸟儿点点头,鸟儿立即一声长鸣,旋身而起,在空中兜了个大大的圈子,然后一头扎进了崖底的云雾之中。

“这……老人家,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阿才被弄得莫名其妙。他紧走几步,赶上返身欲走的白胡子老头,“老人家,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您刚才说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啊?”

白胡子老头儿眉毛一抬: “你真想知道?”

“真想知道!”

“唉,那好吧。我且问你,你是不是被一个奇怪的梦引到这里来的,梦中见到这里埋着一把光华灿烂的宝剑?”

“对啊!”

“可是费了半天劲儿,好不容易挖出来之后,却看到宝剑变成了废铁,所以你一气之下,把它扔到了崖下?”

“是呀!”阿才木讷地点着头说道。

“唉,你个傻小子啊!”白胡子老头儿再次打量了阿才,叹了一口气,“挺好的一个小伙子,又遇到了这么好的机缘,怎么就是把握不住呢!实话告诉你吧,这把剑的确是一把绝世宝剑,它乃是我的师父,也就是六十年前江湖上最后一位铸剑名师欧冶子所铸。说起它的诞生,实在是一件奇事,当时师父铸剑之技刚刚大成,又恰好得了一块天外陨铁,于是乎踌躇满志,苦心孤诣地想要铸造一把震古烁今的绝世好剑。无奈苦思数月,关于剑身长短、薄厚、造型如何等等细节,都没有任何的灵感,而就在他郁郁寡欢、寝食难安之际,一个月华如水的晚上,半梦半醒间的师父忽然间在梦中顿悟,然后便于混沌之间,梦游的状态之中,独自生起炉火,不止不休,一口气干了七天七夜,终于铸成了这把旷世宝剑,取名‘梦华’。”

“啊,这——”阿才的头上开始冒汗了。

“听我说下去,”白胡子老头儿顿了顿,接着说道,“此剑剑成之夜,山野间细雨斜风,雾霭氤氲,霓虹点点,而剑成之后,师父以剑向空中连挥三下,立刻云消雨霁,天地间一片清明——原来,这把剑竟有转移天地造化之威!”

阿才瞪大眼睛,此刻,他是后悔不已,真是撞树的心都有啊。老头似乎看穿了阿才的心思,说道:“别瞪眼,现在还不着急撞树,好好听我说。这把宝剑虽然是稀世名剑,但师父后来却发现,除了他自己之外,身边的人竟然没有一个能发挥它的威力!于是在把事情弄清楚之前,他暂时将这把剑封了起来,直到三年之后,一个少年不远千里地寻来,说是在梦中受了这把宝剑的召唤,而他描绘的梦中之剑的情形,的确和真的宝剑毫无二致!”

“啊,怎么会这样,我——”

“于是,师父大致明白了,‘梦华’成于梦中,得天地之灵气,本身已具灵性,寻常之人绝难驾驭,只有梦中的有缘人,方有资格使用这把剑。也正是如此,那个人成了‘梦华’的第一位主人,只是,他并没有成为一代大侠,而是在骄傲和狂妄中误入邪道,终于多行不义而自毙。得了这个教训,我师父辗转多方,重新收回‘梦华’之后,为了谨慎起见,便给它加上了这一身的锈斑。此后,果然每过三年,便有一个人前来寻剑,只是,看到它丑陋的外表之后便愤然离去的人,是无法拥有它的,只有心地纯正,默默擦去它外表上那一层锈迹的,才有资格成为它真正的主人!”

“天啊,我都干了些什么啊?”阿才沮丧地坐在了地上。

一声响亮的鸟鸣,刚才那只白鸟从雾霭中钻出来,嘴里衔着“梦华”,稳稳地落在白胡子老头儿的肩膀上。

“唉,的确是很可惜啊,这么好的机缘,最后却功亏一篑!”白胡子老头儿说着,俯下身去,重新把梦华剑埋进坑中。

“老爷爷,求您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我一定——”阿才满怀最后一丝希望恳求道。

“已经晚了,小伙子,这世上可没有卖后悔药的啊!机缘已失,现在就算把它给你,你也无法发挥它的威力,而只能让它和废铁无异了!”白胡子老头儿说完,又摇了摇头,带着白鸟飘然而去。

山崖上,传来了一阵阵稠密而响亮的“咚咚”声,就像是——有人在用脑袋撞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