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架的故事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故事大全网篇首导读】:在壮族,“达”通常用于女子名,“架”就是孤儿的意思。在古代发音中“达架”与“叶限”非常相似,因此也有人叫《叶限的故事》。这篇故事最早载在晚唐临淄人段成式(约803-863年)所着笔记小说《酉阳杂俎》中。今天在壮族地区还广泛的流传着《达架和达仑》的故事,故事说达架还有个妹妹叫达仑。还有一说,说这是白族的故事。我们这里就不讨论这些问题了。看故事吧:

相传秦汉时期,西南有个少数民族部落的首领,姓吴,大家尊称他为“吴洞”。这吴洞有两个妻子,其中一个已过世,留下一个女儿叫达架。这个没娘的女孩从小就聪明伶俐,而且还有一个特殊的本领——从河水中“淘金”,有这么好的一个女儿,父亲自然是对她宠爱有加了。但是好景不长,不久吴洞去世了,达架后母非常不喜欢她,经常让她去危险的地方打柴,到湍急又深的河水中淘金。

一天,达架淘金的时候,在河水中抓到了一条漂亮的红色金鱼。善良的达架就把金鱼养在一个小水罐中。鱼一天天的长大,养鱼的水罐越换越大,最后实在是没有更大的水罐了,只好把金鱼放到后山的一个水池中。达架非常喜欢这条鱼,有好吃的东西,就投到水池里喂鱼。每当达架来到池边,金鱼就会浮上来,把头露出水面,其他人来,金鱼从不出来。

达架养金鱼的事还是被她后母知道了。后母听说有这样的事,就趁着达架养鱼的时候,偷偷跟在后面偷看。但是只要她偷看,金鱼就不出来了。

后母很生气,想出一条阴险的计策。先跟达架说:”你最近很辛苦,我给你做了一件新衣服。”达架很高兴。后母又说:“再西边百里之外有一处泉水,听说喝了能治百病。最近我老是头疼,你可以去帮我挑一些水回来吗?”达架欣然去挑水了。

达架一走,后母就穿着达架的旧衣服,衣袖里藏着一把匕首,来到后山水池边。

这个女人丢下了一点食物,金鱼立即出现了,把头浮出水面。后母立即用匕首将鱼杀死,还把死去的金鱼带回家,煮成鱼汤,味道异常的鲜美,比一般的鱼不知道要好吃多少倍。吃完后,把鱼骨头埋在一颗树下。

几天之后,达架挑着水回来了,到池边去了几次,都看不见金鱼。达架非常大伤心,坐在池水边哭泣。

这是一个披头散发,穿着粗布衣的人从天而降,对达架说:“小姑娘,不要哭嘛,你后母已经把金鱼杀死了,鱼骨头就埋在屋后的一颗树下。你回去后,把鱼骨头挖出来,藏在你的房间里。你跟它说什么,它都能完成你的心愿。”达架深信不疑。

不久就是附近部落的一个大节日,后母就去了,叫达架看住树上的果子,不要让鸟给偷吃了。

等到后母走远了,达架也忍不住,也去了,去的时候穿着漂亮的衣服和一双金缕鞋。在节日的会场,达架又唱又跳,非常开心。但是不久就看到了后母,达架非常害怕,匆匆忙忙跑回家,在跑回家的路上还掉了一只金缕鞋。

后母也看到了达架,但是她又不敢相信这个漂亮而又富有的女孩,就是只有几件破衣服没有鞋子穿的女儿。后母满怀疑问的赶回到家中,看见达架正穿着那件几年前做的衣服,赤着脚,在树下睡觉呢,就不再怀疑了。

达架掉了的那只金缕鞋,被一个路人捡到,卖给了陀汗国国王。这个陀汗国人口很多,地方有几千里,非常的强大。国王得到这只鞋子后,叫他的妃子去穿,但是大小怎么都不合适,根本穿不了。国王又下令,让全国的女人来试穿,结果没有一个人能穿这只鞋子。

这只鞋子轻如鸿毛,踩在石头上都没有声音,国王就然为这事用邪门歪道的方法做出来的。于是就把那个捡鞋子的人抓起来拷问。结果就知道了这只鞋子是在节日里,路边捡到的事。

国王就命令他的军队,带着这只鞋子,在周边的部落,挨家挨户的搜查,让人试穿鞋子,如果有人能穿,就把她抓来。周边部落的首领非常看不惯,但是陀汗国太强大了,他们没有办法阻止。

没过多久,士兵来到了达架家。达架穿着金缕鞋,翠玉衣,好像天女下凡一样。士兵就把达架带到了陀汗国。

国王非常喜欢达架,达架就成了陀汗国的皇后。这个时候鱼骨已经失去了效用,不灵了。达架就把它埋在海边,而且还随葬了很多金银珠宝。后来发起了台风,将鱼骨和金银珠宝都卷到海里,再也找不到了。

达架的后母,在达架被带走不久后,被天上飞来的陨石击中,死了。部落的人就把她埋在那颗埋鱼骨的地方,取名叫做“懊女冢”。部落的人,谁家想要生个女儿,就到这个地方来祭拜祈求,非常灵验。

:呵呵,这不就是中国版的灰姑娘的故事吗?或者外国的那些灰姑娘,是复制版的达架。亲爱的网友,看完这篇故事后,有什么感想呢?在文章评论或者故事论坛里说说吧。

下面是《酉阳杂俎》中的原文,文言文:

南人相传,秦汉前有洞主吴氏,土人呼为吴洞。娶两妻,一妻卒。有女名叶限,少惠,善陶金,父爱之。末岁父卒,为后母所苦,常令樵险汲深。

时尝得一鳞,二寸余,赪鬐金目,遂潜养于盆水,日日长,易数器,大不能受,乃投于后池中。女所得余食,辄沉以食之。女至池,鱼必露首枕岸,他人至不复出。

其母知之,每伺之,鱼未尝见也。因诈女曰:“尔无劳乎,吾为尔新其襦。”乃易其弊衣。后令汲于他泉,计里数百也。母徐衣其女衣,袖利刃行向池。呼鱼,鱼即出首,因斫杀之,鱼已长丈余。膳其肉,味倍常鱼,藏其骨于郁栖之下。逾日,女至向池,不复见鱼矣,乃哭于野。忽有人被发粗衣,自天而降,慰女曰:“尔无哭,尔母杀尔鱼矣,骨在粪下。尔归,可取鱼骨藏于室,所须第祈之,当随尔也。”女用其言,金玑衣食随欲而具。

及洞节,母往,令女守庭果。女伺母行远,亦往,衣翠纺上衣,蹑金履。母所生女认之,谓母曰:“此甚似姊也。”母亦疑之。女觉,遽反,遂遗一只履,为洞人所得。母归,但见女抱庭树眠,亦不之虑。

其洞邻海岛,岛中有国名陀汗,兵强,王数十岛,水界数千里。洞人遂货其履于陀汗国,国主得之,命其左右履之,足小者履减一寸。乃令一国妇人履之,竟无一称者。其轻如毛,履石无声。陀汗王意其洞人以非道得之,遂禁锢而栲掠之,竟不知所从来。乃以是履弃之于道旁,即遍历人家捕之,若有女履者,捕之以告。陀汗王怪之,乃搜其室,得叶限,令履之而信。叶限因衣翠纺衣,蹑履而进,色若天人也。始具事于王,载鱼骨与叶限俱还国。其母及女即为飞石击死,洞人哀之,埋于石坑,命曰懊女冢。洞人以为禖祀,求女必应。陀汗王至国,以叶限为上妇。一年,王贪求,祈于鱼骨,宝玉无限。逾年,不复应。王乃葬鱼骨于海岸,用珠百斛藏之,以金为际。至征卒叛时,将发以赡军。一夕,为海潮所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