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谢墉墓志铭

图片 1

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图书文献处清史馆珍藏的传稿《续碑传集补》,其中记载了浙江巡抚阮元作《吏部左侍郎谢公墓志铭》:

台北故宫博物院典藏的善本古籍数逾214500册,内容包括宋代以降历朝刊本、活字本、名家批校本、稿本、旧抄本,以及少数高丽及日本刊本、抄本。近日,台北故宫博物院举办院藏古籍善本选萃展览,一展珍藏。

公姓谢讳墉,字昆城,号金圃,嘉善枫泾人。高宗南巡,公以优贡生召试,得赐举人,隔年壬申恩科进士,改庶吉士,授编修,累官吏部侍郎授内阁中书,南书房行走、国史馆副总裁、四库全书馆总阅。屡充乡、会同考官。乙酉,以庶子典福建试,升侍读学士,擢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衔,迁工部左侍郎,入侍经筵。寻督学江苏,任满,调礼部。戊戌会试,知贡举。己亥,典江南乡试。庚子,复知贡举,调礼部。辛丑,会试正总栽,殿试读卷官。是科状元钱棨,乡、会榜首,出公门下,艺林传为盛事。癸卯,复典江南乡试,留视江苏学政。恭遇圣驾南巡,于途次召对称旨,御制诗章,宸翰以赐。躬典人教,中怀坦白,无所瞻顾,致以浮言被议,降官编修,未几,仍命上书房行走,年七十七卒。

《永乐大典》

(阮元是谢墉的得意门生,对老师的生平事迹如数家珍。)

清朝入主中原后,不仅承继前明遗留的宫廷藏书,更将其规模逐步扩充;无论皇帝撰述或敕令臣工编修的御纂、御笔、御制、钦定图书,抑或清宫着意访求,专供御览的孤本秘笈,皆灿然可观。此外,该院所藏尚包括部分前北平图书馆明代古籍舆图、清末驻日公使随员杨守敬自东瀛集得之罕见汉籍与和刻菁华,以及各界捐赠的宋元善本、地方志书、清人诗文集等。本展览布陈内容含清宫藏书及访旧搜遗两大单元,复各分若干子题。

图片 2

《文选》

公九掌文衡,而江南典试者再,督学者再,论文不拘一格,皆衷于典雅,经义策问,尤急甄拔。拔元为解经第一人,复以诗文冠一邑。公曰:“余前任督学得汪中,此任得阮元皆学人也。”公之取士也其学识高深,足以涵盖诸生,故诸生之所长,公皆能知之,知即拔之,无少遗。如兴化顾文子、仪征江秋史、高邮李成裕、山阳汪瑟庵、嘉定钱溉亭诸子,皆学深而不易测者,公悉识之,公好学爱才,至今通人名士有余慕焉。

武英聚珍

(阮元不忘老师提拔自己和其他学子的知遇之恩。)

武英殿落成于明永乐十八年,最初是皇帝处理政务的场所。雍正七年,武英殿造办处更名为修书处,自此成为专门制作朝廷敕修书籍的机构,可谓为当时的国家出版社。有清一代,钦定御制等廷臣奉敕修撰的书籍陆续问世,成为皇帝宣扬个人意志或延伸政治、文化力量的官方出版品。这些由武英殿刊刻印造的书籍,后人称之为殿本;不仅内容丰富,校勘精审,所选用的字体、纸墨、装帧材料等,尤其讲究,外观显得格外富丽典雅。

庚申年二月庚戌,仁宗圣谕:原任侍郎谢墉,在上书房行走有年,勤慎供职。朕自幼诵习经书,系原任侍郎加赠太师尚书衔奉宽授读,及长而肄习诗文。蒙皇考特派谢墉讲论,颇资其益,嗣因谢墉在学政任内,声名平常,是以皇考将伊降为编修。但念谢墉究系内廷旧臣,学问优长,且在书房供职时,并无过失。著加恩追赠三品卿衔,该部照例给予恤典,以示朕眷念施恩至意。四月戊戌日,追赠三品卿衔编修谢墉,祭如例。

《四库全书》

(阮元也歌颂一下皇恩浩荡,也暗示自己与嘉庆帝算是同学啦!)

文渊瑰宝

呜呼!直省督学十八人,越三年一更易,殿试数且倍之,怜才爱士如公,今何人哉!秀才初出贡,许其才学,足为侍郎,学政师,虽自知素明者,恐未毅然出诸口,公于是乎不负所职矣。士之名,公有二,人品与家世而已,公并皆有之,此其所以为名世也。公祖为晋太傅,公祖封康乐公,公祖封望蔡公,公祖某帝嘉为凤毛,公祖某帝叹为芳兰。金圃芝兰,江拖银练秋波淡。清风玉树,峰峭芙蓉翠嶂环。

文渊阁始建于明成祖永乐年间,初为皇家藏书之所,明末遭到焚毁。乾隆三十九年,高宗令于紫禁城外朝东南方重建文渊阁,历时二年完工,其目的系为庋藏规模宏伟的巨编《四库全书》。

(“金圃芝兰,清风玉树”的对句绝对是天然佳作,清风亦指枫泾镇的古名清风泾。“江拖银练秋波淡,峰峭芙蓉翠嶂环”选自南宋陆游《东山国庆寺》的两句,那年陆游访问谢安在浙江省上虞县的故居)

天禄琳琅

其他相关

天禄琳琅是乾隆皇帝网罗历代名刻佳椠,汇聚于昭仁殿的善本特藏。昭仁殿初为康熙皇帝读书起居所在,乾隆皇帝为纪念祖父,特将之改为珍藏历朝善本图书的处所,并以汉宫天禄阁藏书典故,为存置其间的宋、元、明善本及稀见秘笈命名天禄琳琅。乾隆四十年,高宗命大学士于敏中等编订天禄琳琅藏书解题目录,汇为《天禄琳琅书目》。嘉庆二年,昭仁殿惨遭祝融,殿内善本尽失。仁宗皇帝亟欲恢复旧观,乃命大学士彭元瑞等再行搜求检阅,编成《天禄琳琅书目后编》。

阮元砚

宛委别藏

“自有天然砚,山林景可嘉”,这是以前读过的阮元麻子坑石砚铭文的首句。但未见过此砚。不想那日竟在北京古玩书画城的“藏砚斋”,见到了一方阮元砚,砚椭圆形,素池无纹饰,有铭文。

宛委别藏系嘉庆年间浙江学政阮元为准备日后续修《四库全书》,特意于东南一带搜访,分三批进呈的书籍。仁宗嘉其用心,以夏禹登宛委山得金简玉字之书典故,赐名宛委别藏,贮置养心殿。阮元意在延续乾隆朝《四库全书》文化工程,故所搜多为四库馆臣未收之书;除征集原刊本之外,又逐一精抄缮写,并亲撰提要。嘉庆皇帝继而命人整理,将之编成《宛委别藏总目提要》及《宛委别藏续编书目提要》,计收书170余部。正编仿《四库全书》,按经、史、子、集四部分类,并以木匣装帧;各书首页上方可见嘉庆御览之宝玺印,显见仁宗皇帝对全书的珍视。

据清人钱泳在《履园丛话》中记载,阮元确曾藏有此砚,“石之出于端州者,概而名之曰端。端非一种,种非一类,只要质理细,发墨易,便是佳砚。其他名色甚多,如鸲鹆眼、黄龙纹、蕉叶白之类,而石质粗笨,不发墨,则亦安用其名色耶?近日阮云台宫保在粤东,又得恩平茶坑石,甚发墨,五色俱有,较端州新坑为优,此前人之所未见。”《恩平县志》上说,恩平茶坑产异石,嘉庆初年的时候就有人掘之,并请砚工制作为砚。其名气不如端砚。不过钱泳对名砚的看法,与阮元正合。

《龙藏经》

admin www.4355.com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