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抗美援朝的战场上,中国人民志愿军凭借着顽强不屈的精神惊艳世界。而在抗美援朝的志愿军里,38军被称为“万岁军”,靠着不怕牺牲,能打硬仗让美军颇为畏惧。那今天小编就来说说38军335团的一名团长,他在朝鲜战场上可谓是打出了万岁军的军魂,南朝鲜军队称他“令人毛骨悚然”,相信不少人已经猜出来他是谁了,没错,他就是在飞虎山一战成名的中国军人——范天恩。

美军飞机确定了中国官兵的这种处境后,便有大批的飞机云集而来,这个名叫瓦洞的小山沟顿时成为大批战机的扫射场。据事后统计,在这场空中袭击中,中国官兵死亡两百三十人,其中多数是年轻的女兵和营团级军官。

图片 1

日本出版的《朝鲜战争名人录》中,有那位拿下飞虎山的中国团长的名字:范天恩。其文字说明是:

翻开范天恩的简历,基本上可以发现在他前几年的革命生涯,在那个名将辈出的年代实在算不上显眼。范天恩,山东省泰安市人。1938年刚参加革命,就被派去了抗日战场。在战场上,他的职务也不高,先后担任过政治指导员和教导队政治委员。在解放战争时期,也任过东北民主联军警卫营营长。总的来说,在他革命岁月的早期,表现平平,主要是积累了大量的战斗经验。

范天恩,一九五0年任团长。率部参加韩战。第一战役中,指挥仅有短兵火器的一个团穿插到联军第九军后方,抢占飞虎山,威胁第九军补给总站军隅里。后受联军南韩第七师及美五团一部在大量空炮战车支援下的反扑,坚守五昼夜,主动脱离敌军,于是成名。

但是历史终究不会让英雄沉寂,范天恩只是需要一个机会而已,1950年,美军入侵朝鲜,中国人民志愿军开始入朝作战,范天恩被任命为38军335团团长。战士们都不会想到,这个平时看起来的儒雅有度的团长,在战场上会变得如此令人害怕。

范天恩,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名老战士,担任过连、营的军政指挥员,在纵队和军一级机关中任过参谋,以军事学识丰富和作战凶狠闻名。一九五0年任第三十八军作战科长,部队即将入朝参战的前夕,在他的强烈要求下,调任第第三十八军一一二师三三五团任团长,时值他新婚蜜月。在入朝前的誓师大会上,他代表三三五团提出“创造模范团”的口号,并向兄弟部队提出挑战,挑战的条件是:“以我一个团消灭敌人的一个团。”

1950年10月,南朝鲜军队和美军在云山遭受了志愿军的第一次打击之后,决定改变作战路线,集结了六个师的兵力,沿着军隅里、德川一线,妄图向中朝边界发动进攻。而在军隅里北面的飞虎山,是他们无法绕过的天险。翻过了这座山,就是平壤通往满浦的公路,沿着这条公路可以一直到达鸭绿江边,因此这个地方自然成为了敌人争夺的重点。对于我军来说,一旦敌人越过飞虎山可一直通向鸭绿江边,后果将不堪设想。于是,彭德怀司令命令范天恩带领的335团在飞虎山阻击敌人。

根据彭德怀“诱敌深入”的计划,中国军队各部此时正向指定地域集结。而麦克阿瑟也已命令西线联合国军各部队开始试探性北进。在西部的整条战线上,以南朝鲜第七师和美军一部在价川和军隅里地区的前进最为迅速。价川和军隅里都是联合国军配合东线的美第十军完成麦克阿瑟“钳形攻势”的必经之路,也是迂回到江界的必经之路。为了不让联合国军北进的速度太快,影响中国军队的调动和威胁中国军队的侧后,必须依据飞虎山之险进行阻击。

为了更好的阻击敌人,范天恩下令各营在飞虎山积极修筑工事,以便有隐蔽的场所可以和敌人进行战斗。命令下达了之后,范天恩意识到因为阻击战需要轻装上阵,战士们手里并没有可以挖掘的工具。直到他看到了这一幕:战士们用手挖着工事,他们把石头一块一块搬出来,把土一把一把抓出去。每个战士的手,已经都当做了铁锹在使用,不少战士手指的血肉已变得模糊……这一刻,作为团长的范天恩哭了,他在心里告诉自己,这一仗,即使再难,也要坚持下去。

十一月五日,经过血战占领飞虎山阵地后,彭德怀命三三五团“就地防御”。

5日的凌晨,敌人以坦克作为前锋,发动了对335团的进攻。范天恩领导战士们利用之前修筑的工事进行隐蔽,等到敌人靠近的时候,才把手榴弹扔出去,打了敌人一个措手不及。后来敌人又先后发动了火攻,但都没有成功。

飞虎山阻击的任务落在了三三五团身上。

但是,335团的战士们要面对的不仅仅是敌人的炮火,还有饥饿。已经阻击了两天两夜的他们,粮食和水的供应已经成了一个大问题。范天恩和很多战士们因为没有水喝,嘴唇干裂一直冒血。被敌人战火袭击的土地上,一片狼藉,基本上找不到可以吃的东西。范天恩和战士们实在饿的不行,就靠啃石头充饥。在飞虎山的阵地上,不停地传来的是啃石头的声音。即使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335团的战士们也没有想过要放弃。,他们都向范天恩保证:不丢掉一个阵地。

尽管第三十八军在第一次战役中没能完成预定任务,但这支部队在彭德怀心中依然是拥有很强战斗力的部队。阻击北进的敌人,一旦有差错,将会导致整个战役计划的落空。志愿军副司令员洪学智在后来的回忆中特别强调了当时选择阻击部队的谨慎态度:

图片 2

诱敌深入,一般是用非主力部队。但彭总却是用主力军中的主力师,三十八军一一二师来打。一一二师原来是四野的第一师。在选择打阻击的师时,彭总征求过邓华和我的意见。我们向他建议,如用最强的部队,那么,就用这个师。用最强的部队是因为敌军战斗力很强,打阻击的部队,既要达到诱敌深入的目的,又能顶得住敌人。顶不住敌人,被敌人一下子冲进来,还谈什么调动部队、装口袋呀?后来有人说在二次战役中一一二师没使上劲儿,这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一一二师在第二战役中的劲儿正是使在了这个关键的地方。范天恩知道三三五团在飞虎山的阻击意味着什么。

7日傍晚,335团基本上已经到了弹尽粮绝的地步了,什么都没有的335团的战士们,在范天恩的带领下与敌人多次展开了肉搏,对于战士们来说,范天恩几乎成为了他们的精神支柱。范天恩在战场上多次说的一句话是:“子弹没有,但是阵地还要守住,那就是用刺刀、用枪托、用石头!”

应该说,在打阻击的时候,范天恩作为一个团长,也许并不知道志愿军指挥部“诱敌深入”的计划。但是,如果阵地丢失了,三三五团的每一个官兵都清楚,敌人将会通过飞虎山,向北长驱直入,而朝鲜半岛的北边就是中国。

8日早上,知道了志愿军已经弹尽粮绝的敌人发动了更猛烈的进攻。这是飞虎山阻击的最后一天,但也是最艰难的一天。这一天里,美军出动了80架飞机,数百门大炮一起进攻,想要彻底置335团于死地。没有弹药的范天恩带领着战士们,与敌人展开了肉搏,尽管他们体力已经严重透支,他们刺死一个,退后休息几分钟之后,再次选择站起来,迎接敌人……那一刻,范天恩和战士们已经什么都顾不得了,他们只知道阵地还在……

范天恩走上飞虎山阵地,看见由进攻仓促转入防御的士兵们正在挖工事。进攻的时候,士兵们已经把妨碍冲击的小锹和小镐都扔掉了,现在,他们只有穿着被淅淅沥沥的雨淋湿的棉衣,用手、用刺刀挖着坚硬的石头,不少士兵的双手因此鲜血淋淋,血和土和雨混合在一起,像和泥一样。当没有任何战斗经验的文化教员戴笃伯冒着敌人的封锁炮火把小锹送上阵地时,三三五团的士兵们看见小锹竟然哭了。

这一仗,打得分外艰苦。但是范天恩和战士们靠着顽强毅力,打出了中国志愿军的铁血军魂。范天恩带领的335团坚守飞虎山五天五夜,先后打退了敌人的57次进攻,完成了阻击任务。战斗结束后,彭德怀司令分外激动,亲手写下了“三十八军万岁”六个大字,赠与范天恩留作纪念。

范天恩对文化教员说:“你这个知识分子行!”

飞虎山让范天恩一战成名,这位团长终于向世人证明了自己的能力。在接下来的松骨峰的战斗中,范天恩也有不俗的表现。他率领的335团,没有了子弹,战士们就在腰间插着手榴弹,拿着寒光凛凛的刺刀向敌人迎面冲过来。刺刀断了,他们就采用各种踢打的方式与敌人决一死战。在无法取胜的前提下,他们往往会选择拉响身上的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

十一月六日,南朝鲜第七师在美军的配合下开始进攻了。位于飞虎山阵地最前沿的是三三五团二营五连三排。天刚亮,飞机和大炮一齐向三排阵地开始轰击,石头变成粉末,树木全部变成光杆,整整一个白天,三排打退了敌人的多次进攻。晚上,南朝鲜士兵把三排阵地旁边的树木和枯草全部点燃,三排的阵地陷入一片浓烟和烈火之中,南朝鲜士兵借着烟和火的掩护又冲上来,排长马增奎带领士兵隐蔽在阵地的侧翼,当敌人已经十分接近的时候,他们投出手榴弹,把敌人连同烧到阵地上的火焰一并炸掉。敌人退下去后,三排的士兵听见山下传来哭声,探出头去看,见南朝鲜军官正用棍子惩罚士兵。南朝鲜士兵又一次往山上爬,他们更加胆小,在距离中国士兵大约还有三十米的地方不动了。马增奎的命令是:敌人不到二十米不准开枪。可南朝鲜士兵就是不爬到二十米的距离。突然,一个等得心急的战士开了一枪,南朝鲜士兵顿时挤成一团往山下跑去。

图片 3

这一天,三排以伤亡一半的代价,打退敌人的七次进攻。

抗美朝战争结束后,回国后的范天恩先后担任过师长,副军长。晚年的他曾经说,战场上,真正有贡献的,是无数的战士们。他们中的很多人死了,我都来不及看他们一眼。一代虎将晚年也颇具侠骨柔情。2001年,79岁的范天恩因病去世,结束了自己英雄的一生……

四连和六连在飞虎山打得也很苦,伤员不断地被抬下阵地。六连连长刚被抬下来,指导员也紧跟着被抬下来。指导员伤得很重,他大声地叫唤。营教导员劝他不要叫,他捂着伤对教导员说:“六连完啦!”

在反映抗美援朝的纪录片《断刀》中,范天恩曾说一席话让我迟迟不能忘怀,他说:“和平谁不希望啊,都希望。哪里有愿意打仗的啊,这么残酷,老死人,能好好的生产不行吗?敌人不让我们安稳,干就得要牺牲,牺牲摊到自己身上就不想牺牲了,那这个国家就完了,摊上谁是谁,那才行。”他的语言质朴无华,却让人泪流满面……

教导员说:“阵地丢了?我不信!通信员!跟我上!”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教导员上了六连的阵地,漆黑的夜色中果然不见一个人。他用手在工事中摸,摸到一个活着的,是班长张德占。教导员问其他人在哪里,张德占说排长死了。教导员说:“任命你为排长,赶快召集人!”

阵地上终于凑起几个人。清点后发现,连干部除了副连长外已全部伤亡。教导员当时任命副连长为连长,任命文化教员为副指导员,并立即带领所有的人抢修工事,准备阻击敌人的进攻。

天亮了,南朝鲜第七师所有的炮兵都在炮轰飞虎山,连位于价川的联合国军炮兵也在向飞虎山轰击。

中国士兵经历的是一场残酷的战斗。

当范天恩在指挥所里向上级报告战况时,团警卫连在敌人的猛烈攻击下顶不住了,副指导员和一个排长跑下阵地对范天恩喊:“团长!快撤退!敌人上来了!”

范天恩一动没动:“阵地丢了?”

副指导员和排长支支吾吾地说不清楚。

范天恩立即给山上的营长陈德俊打电话,得知冲上阵地的敌人已经被打下去了。范天恩转过头来,脸色阴沉地对团侦察参谋说:“尹曰友!把这两个人用绑腿捆起来,枪毙!”

尹曰友押着两个人走了。团政委赵霄云觉得人命关天,于是打电话给师指挥所,结果师政委不同意枪毙,说:“可以给他们锻炼的机会。”

山上的陈德俊听说团长要毙人,更不同意:“山上伤亡大,人越来越少,枪毙了不是更少了嘛。”

副团长赶快把尹曰友追回来,给两个人松了绑。

范天恩的脸色更加阴沉了:“给我到最前沿的五连当兵去!”

陈德俊在山上见到两人后破口大骂:“笨蛋!要跑怎么不往我这里跑?再说,临阵脱逃是什么行为?这事不算完,到五连看看人家是怎么打仗的!”

副指导员和排长后来都因为作战勇敢提升了。

六日至七日,联合国军加强了进攻的力度。双方在三三五团二营五连的阵地上反复争夺达十六次,其中多次进入肉搏战状态。五连士兵李兴旺头部受伤,正在给自己包扎的时候,三个美国兵抱住了他。他在夺枪的过程中把一个美国兵踢下了山崖,同时开枪打死另一个,然后用美国兵尸体上的手榴弹把第三个美国兵炸伤了。李兴旺的这个排打到最困难的时候,阵地上没有倒下的只剩了排长和三名士兵,他们的弹药全部来自战友和敌人的尸体。在中国解放战争中获得过“独胆英雄”称号的士兵李永桂,当他的阵地被敌人用汽油点着完全湮没在火海里时,李永桂带头跳出战壕向敌人扑去,火海中突然出现的他把敌人吓得掉头滚向山下。弹药没有了,他跑回连部要来十几颗手榴弹和一挺机枪。第二次要弹药时,他的左腿被炸断,他拖着一条断腿把一箱机枪子弹弄上山。这个出生于贫苦人家的青年士兵在阵地上一直战斗到腿上的血流尽。

中国军队没有任何一种对空防御武器,美军飞机因此得以进行疯狂地扫射。第三十八军一一二师的指挥所在一个山洞里,本以为山洞里不会有什么危险,但是,由于这个山洞也兼收伤员,伤员的大量抬进让美军飞行员发现了目标。美军飞行员驾驶着飞机在山沟里钻,把堆在洞口的汽油桶打着了。在浓烟和烈火中,洞内的空气令人窒息,跑出洞的人在美军飞机的扫射下纷纷倒下。美军飞机确定了中国官兵的这种处境后,便有大批的飞机云集而来,这个名叫瓦洞的小山沟顿时成为大批战机的扫射场。据事后统计,在这场空中袭击中,中国官兵死亡两百三十人,其中多数是年轻的女兵和营团级军官。

在飞虎山阻击的艰难日子里,最困难的还是吃饭问题。

五连的机枪手梁仁江饥饿中把一块石头放在嘴里啃,士兵们惊讶地看着他,说:“石头能当饭,要庄稼人干什么?”

admin www.4355.com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