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21日,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国家旅游局、中国对外友好协会和宁夏回族自治区人民政府共同主办,宁夏自治区文化厅、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历史研究所、固原市人民政府、宁夏文物考古研究所承办的丝绸之路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宁夏回族自治区首府银川市开幕。

  关键词:宁夏 丝绸之路 国际学术研讨会

  开幕式由宁夏回族自治区文化厅副厅长陶雨芳主持,自治区人民政府副主席李堂堂、国家文物局世界遗产处处长陆琼、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驻中国专员杜晓帆、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长白云翔、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徐苹芳先后致词。

  作为连接东亚、中亚、西亚欧洲以及北非的东西方交通路线,2000多年来,丝绸之路有力地推动了东西方世界物质与文化的交流与融合。由于丝路文化所呈现出的多元性与复杂性,吸引了不同国家与地区学者的关注,关于丝路的研究一直方兴未艾。为加强“丝绸之路”学术交流,促进和繁荣“丝绸之路”学术研究,推进“丝绸之路”跨国联合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进程,丝绸之路国际学术研讨会于2009年8月20日至25日在宁夏银川市举办。此次会议由国家文化部、国家民委、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国家旅游局、中国对外友好协会和宁夏回族自治区人民政府共同主办,宁夏自治区文化厅、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与历史研究所、固原市人民政府及宁夏文物考古研究所承办。来自中国(包括台湾地区)、日本、德国、英国、俄罗斯、法国等国家的近百位专家与学者参加了会议。新华社、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文物报、宁夏日报、宁夏电视台等媒体的记者也参加会议并进行了采访报道。

  参加本次会议的中外学者将近百名,分别来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历史研究所、宁夏文物考古研究所、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上海社科院历史研究所、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山大学、陕西师范大学、西北大学、上海博物馆、陕西省历史博物馆、宁夏博物馆、台湾朝阳科技大学、日本奈良县立橿原考古研究所、德国慕尼黑大学汉学院、俄罗斯圣彼得堡大学、英国伦敦大学、英国诺丁汉大学以及文物出版社、科学出版社、宁夏人民出版社、中国文物报社等单位。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北京办事处文化遗产保护专员杜晓帆博士与国家文物局文物保护与考古司副司长陆琼女士出席开幕式并先后致辞。杜晓帆博士向会议的召开表示了热烈的祝贺,并感谢为本次会议进行筹备的各个单位,使得各领域的专家云集在银川,为丝绸之路的研究、保护、利用和可持续发展出谋划策,为全球的文化遗产保护事业作出贡献。陆琼女士在致辞中指出,宁夏已有4处遗址、石窟寺列入中国丝绸之路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宁夏自治区文化厅、文物局、考古所为此作了大量工作,为研究与保护这些文化遗产付出积极的努力。这次学术研讨会的召开必将对今后宁夏丝绸之路的保护、研究产生极其有益的影响,并将推进申遗工作的开展。

  会议的主题是以丝绸之路为载体的中外文化交流研究。学者们从考古学、历史学、语言学等角度就古代丝绸之路上的民族、宗教、文物研究等主题展开学术交流。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白云翔副所长在开幕式致辞中指出,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自1950年成立以来,始终重视丝绸之路、中外文化交流、欧亚考古的研究工作。为了更好地推动丝绸之路考古、欧亚考古和我国边疆地区的考古工作,于1999年组建了“边疆考古研究中心”。经过10年的不懈努力,已经初具规模并取得可喜的成绩。他强调,丝绸之路的研究是一个国际性的课题,因此,只有通过国际、国内各学科、各领域的学者长期而广泛的交流与合作,集各方之智慧与力量,才能真正更好地推进对欧亚古代历史文明深入而全面的认识。相信这次研讨会将会为推动国际欧亚研究、丝绸之路研究起到积极的作用。

  附:

  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中国考古学会原理事长、我国著名的考古学家徐苹芳先生在开幕式上作了重要讲话。他指出,这次会议是一次有关丝绸之路很重要的学术会议。会议的召开正处在中国要申请丝绸之路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前夜。丝路项目是以中国为中心,但又牵涉到东北亚、南亚、东南亚、中亚、西亚和北非以及欧洲。这次申遗先以中亚五国和中国境内的沙漠路线为内容,以后再扩充到草原路线、西南路线和海上路线,这应是世界上最长的线型世界文化遗产,是一个全新的世界文化遗产项目。丝绸之路是中国古代与世界各国的文化经贸交流之路,时代不同、路线不同,交流的内容也有很大变化。延续至今,世界各国的历史文化皆有自身的发展变化,交流的契机和内容也各具特色。但是,历史的因缘和现实的机遇并非毫无关系,从历史因缘中可以得到现实机遇中的许多启示。最后,徐先生对从事丝路研究的学者们表达了殷切的希望,并强调丝绸之路的学术研究是丝绸之路申遗工作的基础,学术研究的质量和水平直接影响申遗工作的成败。因此,这次会议虽然不涉及或干预丝绸之路的申遗工作,但与申遗工作有密切的关系。这次会议能否达到更高的层次,要看各位代表在这个问题上能发挥出什么作用,未来丝绸之路研究的发展,学者们任重而道远。

白云翔在丝绸之路国际学术研讨会开幕式上的致辞

  在这次会议上,与会学者共提交了近50篇论文。在六场大会学术交流中,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杨泓、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吴玉贵、中央美术学院郑岩教授、陕西师范大学周伟洲教授、兰州大学敦煌研究所研究员郑炳林、原宁夏博物馆馆长钟侃等先生参加并主持小组发言,共有40位海内外的学者做了发言,从考古学、历史学、人类学、语言学以及宗教、科学技术等方面进行了广泛的交流与探讨。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同志们、朋友们:

  一、考古学与丝绸之路

  早上好!

  对于古代丝绸之路的研究一直是考古学界的重要课题之一,寻找失落的东西文化交流的轨迹成为研究的主要目的。中国考古学近几十年来的迅速发展为丝绸之路研究的深入提供了可能。

  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国家旅游局、中国对外友好协会、宁夏回族自治区人民政府共同主办,宁夏自治区文化厅、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历史研究所、固原市人民政府、宁夏文物考古研究所承办的丝绸之路国际学术研讨会,经过长时间的精心准备,今天在我国西部名城银川开幕了。我谨代表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向与会的国内外专家学者表示热烈的欢迎和最衷心的感谢。

  在德国地理学家冯·李希霍芬看来,丝绸之路主要是指古代中国与中亚各国之间的交通道或商贸之路。但事实上,历史上的丝绸之路远远要比这复杂得多。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刘庆柱从宏观上进行了更为全面的思考与论述。他指出,广义概念的丝绸之路应该包括传统上所说的沙漠丝绸之路以及草原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虽然它们都具有东西文化交流的历史作用,但却发挥着各自主要的历史作用。三者相比,沙漠丝绸之路的历史作用是更为以《汉唐丝绸沿丝绸之路向欧洲的销售方式》为题,尝试以欧亚大陆丝绸考古资料比较丰富的数个地区(塔里木盆地、罗马帝国东区、西欧)来探讨中国丝绸贸易的过程、方式以及地区性加工等问题。台湾朝阳科技大学的耿慧玲教授提交的《从丝路到油路———国际贸易的历史改变》则更具有现实性,她指出,贸易是人类自然产生的交换行为,交通是完成贸易的一种重要手段。由于居住环境的不同,物产与运用物产的智慧也不同,因此丝绸在远古时期被辗转传播到四方。为了保障农业生活不被游牧民族侵扰,以丝绸换取马匹成为汉政府的重要政策,在政府的积极管控下,原本或许是区域与区域的区块贸易成为一条稳固绵长的交通路线。工业革命以后,丝绸的需求逐渐被能源所取代,传统的丝路转变成为油路。需求的不同,导致了东西方之间交通方式的改变,但是基本的路线联结大致相同。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仝涛则以北高加索及临近地区发现的汉唐时期与中国相关的考古遗物来探讨唐朝与拜占庭的交往及其国际贸易。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黄珊通过梳理国内外出土材料,分析了元代青花瓷从产地景德镇运销到国内城市以及通过海路销往海外的具体路线。通过对元代青花瓷的行销路线与运输方式的研究,展示了元代的瓷器贸易以及在贸易基础上延伸的国际交往。

  众所周知,丝绸之路是联系古代东西方世界政治、文化和商贸的大动脉。公元前138年,张骞出使西域的凿空之旅,正式开启了中国和西域广大地区交往的大门。从今天已有的知识来看,事实上东西文化交流早在史前时代就业已存在。从史前时代以至于明王朝,经由草原、沙漠、海上、雪域等通道的广泛意义上的丝绸之路,把东方世界和西方世界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推动了东西方全方位、多层次的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的接触、碰撞、激荡、交流与融合,对彼此的社会历史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经由丝绸之路而发生的文化交流,其范围之广、程度之深,时常超出人们的预想。在某种意义上甚至可以说,丝绸之路在相当程度上影响和塑就了世界历史的格局。

  在考古、历史的研究中,考察饮食、医学这些与人们生活密切相关的历史文化也是此次会议的另外一个重要收获。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王仁湘研究员通过考古发现和许多古老的小麦粒食与饼食故事,指出虽然小麦由前丝绸之路传入中国,但只是传入了种植技术,却没有传入相应的食用技术。小麦传入后在中国古代粒食传统背景下创立了一个与小麦原产地不同的全新的面食技术传统。北京大学文博学院沈睿文在考察信奉祆教的安禄山服用寒食散的事实的基础上,介绍了文献中记载的古代解散下石的方法与相关医疗器具———钗、簪、篦,提出我们在考古学研究中应该注意观察以上器物的出土环境是否与医学有关。

  由于丝绸之路上文化的多元、复杂、瑰丽夺目,引起了世界各国人们长久以来浓厚的兴趣。东海西海,心理攸同;
南学北学,道术未裂。近一二百年来,世界各国一大批学术大师和优秀的学者将毕生精力倾注于这一领域。诸如中国的王国维、陈寅恪等学者,法国的伯希和,瑞典的高本汉,英国的斯坦因,美国的劳费尔,德国的缪勒,俄国的巴托尔德,日本的藤田丰八等,我们可以开列出长长的一串名单。正是因为他们卓越的研究,才大大拓展了人们对于古代欧亚历史和文化的知识。

  近年来,考古学研究领域中的跨国合作有逐渐加强的趋势,这从本次会议的几篇论文中可见一斑。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员张建林介绍了2007~2008年由莫斯科东方艺术博物馆为首的联合考古队对俄罗斯图瓦共和国布尔巴仁遗址的调查、测绘与部分区域的考古发掘情况,讨论了该遗址的年代、性质,认为这是一处研究唐代边疆史、唐王朝与北方民族关系史的重要遗迹。俄罗斯圣彼得堡大学的A.A.科瓦列夫教授介绍了由俄罗斯圣彼得堡大学与蒙古国乌兰巴托大学组成的国际中亚考古调查队于2005~2007年对蒙古利亚南戈壁省的“成吉思汗边墙”的野外调查,通过比较认为河西地区以芦苇、红柳修筑的长城属西夏时期。中山大学人类学系刘文锁教授介绍了中蒙联合考古考察队于2006年夏在蒙古国中西部地区调查的突厥汗国至东突厥第二汗国时期的遗址、遗迹、墓地(葬)等。作为这次蒙古国境内突厥遗迹联合考察队的成员,宁夏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罗丰专门论述了蒙古突厥墓前的“杀人石”。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陈凌的报告也与突厥文化相关,他以《突厥陵墓形制及其与唐代帝陵形制的互动》为题,从突厥贵族陵墓的布局、形制变化以及乾陵以后唐代诸陵“蕃臣像”的位置变化等方面阐释突厥陵墓与唐陵之间所发生的双向互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